「博诚论坛」如约而至的分享会|李道德

2020-01-11 16:43:27 3627次浏览

「博诚论坛」如约而至的分享会|李道德

博诚论坛,deep这几个字母是什么意思?丨人跟空间、空间跟城市的关系丨可变可动的空间丨老厂房改造|ace cafe |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 | 联通营业厅的升级 | 凤凰谷美术馆

分享嘉宾李道德 从高技到乡土

deep architects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李道德分享实录(删减版):

一、deep这几个字母是什么意思?

d是digital。digital是我们进行创作的基础,就是数字化。我们正处在数字化的时代,就目前来说,一次数字化的创作所需要的条件,包括各种大数据,包括计算机的数字处理技术,也包括数字化的思维支持我们以技术为基础的创新。

e是elegance,优雅。它强调两个特别,一种是特别不能理解的特别,另外是特别的漂亮特别的美。我希望我能延续对美的认知,我希望我的创作有独特性,符合大众审美,能让人有一种美好的体验。

另一个e是emotive,一种情感和情绪。无论是建筑师、设计师,还是创作者,都需要有一种创作的冲动,或者有自己的情感表达,这样才能通过创作去打动你的使用者,打动你的甲方。

practical,就是这种建造性。所有这些数字化、优雅、情感都需要基于这个个关键词,所有的设计,不论怎样都需要最终能够建造出来,能够被执行,因为建筑师永远不可能通过一张图或者一个所谓的概念去表达自己,而是需要让实际建造出来的作品去说话。

二、有机生长的空间

一间宅

人跟建筑空间是互动的关系,建筑跟城市之间也是互相生长和变化的关系。

这是我们在11年底,做的一个装置展览,设计师每人做1.8米乘1.8米的空间。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设计,通过这样一个小空间表现我们对一种关系的界定,这个关系是指人跟空间,空间跟城市的关系。无论是鱼群还是鸟群,其实它的集群的智慧跟每个个体之间的关系,以及整体跟这个环境的关系,跟他们所面临的危险,鱼群看到鲨鱼之后形成的一个形式,它是可以延伸到社会空间当中的,进入空间是有互动的,空间的变化随着你在室内的动作以及功能的变化而产生相应的变化。

这其实来自于儿时的折纸游戏玩具,东南西北。它是一个折纸的小模型,当你给它一个力时,它会发生形变,通过手指给到它的力量让它启动之后可以发生方向的变化,从二维变成一个三维的变成一个立体的空间,我们从折纸的游戏里,提取相对专业的折纸的结构,让它有平面,有表皮系统,有竖向结构,于是,它就变成了一个有很强逻辑性的东西。

我们给到策展方这样一个概念---强空间的互动系统。这个概念在2012年初的时候,还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东西。我们先做了一个小的物理模型,这也是在美院建筑系以及ae训练培训时一贯的习惯,除了计算机的模拟,我们还会通过物理模型来测试它的可实现性。这个物理模型是通过电机的控制让这种变形逐渐发生,当然最终的模型一定是要能感知人的动作。

我们从折纸体系入手,发现里面的结构反而更有吸引力,更复杂。我们希望它在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是一个平面的、几何的,当它展开的时候是很有机的、有生命的或者是叶脉关系的。把个体、集群跟环境之间的关系应用到这个空间当中,我们是在创作一个可控的模拟的集群行为的装置,希望达成智能的即时的自适应的空间。

物理模型测试之后,我们要回归到数字模型,就是把一个机械臂进行扩充,完成它背后完整的机械系统。之后,我们再次回到物理模型,看看它是不是真的能实现。

我们整个机械臂的支撑系统,像一个大梁似的,所有这些构件都是从里面切出来的。这是在我们工作室门口的平台上,把这24组机械臂组装好的效果。

我们把装置做到展厅的时候很多人很迷惑,不太清楚有这么一群人是做机械装置的还是做什么科技小发明的。其实这里面跟建筑师的职业精神是有关系,根据现有的材料,现有的技术,能买到的材料,需要根据这个材料去建模、制作、组装,而且要保证每一个的螺栓进去之后是一个完整的咬合,不会出现特别粗糙的节点。所有细节和节点,都要在模型上有精确的设计。

我们在装置里有一个摄象头,可以感知到、捕捉到你的动态影像,摄像头把数据传输给后面的计算机,通过计算机的软件处理,形成这24组机械臂的运动,人在里面发现空间可以动的时候还是很惊奇的。这也表达了我们对空间、对建筑、对城市的一种理解。

三、艺谷艺术中心

这是2011年的一个项目,2000多平米的一个办公空间,是一个艺术品的设计和研发的公司,甲方希望这是一个有创造力,激发人们想象的空间。我们希望通过空间直接让他感知它的魅力,我们希望它是一个流动的空间。我们这张图是一个细胞的切面,我们希望这个空间就像细胞和细胞壁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有裂变有组合有重组,有整个的变化过程,我们希望通过空间去表现一个可变的可动的空间。

这个空间预计有200人在这办公,空间的变化是整个设计当中根本的出发点。我们希望这个空间可以分成一个一个的小空间,也可以几个小空间组成一个大概念,像细胞的概念一样的。

独立办公的部分,结构非常复杂,我们希望有神经原导细胞裂变的概念,这里面没有哪一片墙是直的,跟我们刚才讲的产品是线性的是完全相反的,完全是定制的,独一无二的。

这有一个通道,我们希望这个通道做得更好玩儿,强调人的感官,我们做了七个感应器,走的多了能感应到你的热量,里面会有灯光,会随着行动会亮起来,会感觉到墙是跟你有呼应的,希望让大家感觉到空间是活的是有生命的。

三、老厂房改造

△老厂房原貌

△老厂房改造后

这是一个5000平米的大厂房,希望改造成一个5000平米的很大的私人的美术馆。我们当时的概念,大要有对比,我们将地面拉起来,形成一个小空间,人进来之后先进到一个小空间里而不是一下进到一个大空间,这样的话就形成了对比。

另外一个层面,我希望人能够坐下来,能够体会它在解放初期是一个大工厂的气氛以及当下的艺术。所以就做了一个从台阶到座椅的自然连接,这里面牵扯到一些数字技术,把这两者的功能做一个流动的自由的连接。

室内空间呈现出来之后,有一个开幕展,展览了100个将军画的100幅花。他们也觉得这个设计很漂亮,把抬起的界面当成背景用,但是又担心领导上去,万一滑倒怎么办,所以又放了很多花盆在阶梯上,意思是不能通行。我曾经试图去ps,其实很奇怪,高技跟低技是一样的,永远充斥着你的理想跟现实的冲击,很有戏剧感的场景。

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尴尬的数字化的现实,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高技跟乡土”之间的结合,这是非常明显的案例,通过这个项目,我们也逐渐在改变。在之前,我是一个特别偏执的人,从刚才的装置就能够看到,我对每个节点的设计,每个螺栓的安装都要苛求到精益求精。但是通过这个项目,我逐渐去面对中国施工的现实,以及整个创作的环境,然后就会发现,也有另外一种不同寻常的表达,很有意思。

四、ace cafe

这是一个建筑改造+室内的综合体。ace cafe,80后设计师跟前一辈的区别在于我们这一代没有那么沉重的历史包袱,没有那么宏大的愿景,但是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有限的生活经历以及童年的记忆包括你生长的过程都对你的设计有各种各样的影响。所以这里面谈一下,变形金刚,我们80后都非常喜欢。汽车人能够变形,汽车变成人,我们希望空间也是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发生变化,适应不同的尺度跟需要。汽车跟变形金刚有关系,因为这个项目叫ace cafe,它是伦敦的老牌的机车摇滚的咖啡厅,充满了时尚跟叛逆精神的一个载体。

我们就给了甲方第一稿的方案,这个方案完全是通过751这样一个老的车站的形象,提取了机车的结构去做的,从室外的集装箱的一个结构一直延伸到室内空间,我们希望使建筑的室内室外作一个连贯,表达我们对机械跟摇滚精神的一种理解。甲方非常认可,但是在751我们需要把这个方案报备给物业,物业总经理看了这个方案就特别头痛,跟我说:“李老师,我觉得这个设计,不叫设计,这是艺术,你的艺术做得很棒,但是不适合我们751,我们要强调跟798的区别。”

这个设计不但跟ace cafe有关系要跟我们的场所有关系,跟蒸汽机车有关系,这个我接受了,第二次设计的时候就从蒸汽机车开始,从蒸汽机车的诞生热能转化为热能,转化为动能,我们希望外面也有一点延续,希望做得更好玩儿一点,怎么把边界push的在好玩一点,再远一点,希望背景墙能够动起来,像人有呼吸感,感觉到它的生命力。

五、牛背山志愿者之家

互动的空间有生命力的空间,我们一直在强调动态,这种动态是你感知不到,你无法直接记录但是能够感觉到的一种背后的生长的能量的动态。

牛背山的项目是一个公益项目,是帮助志愿者在半山腰的村子里改造一个房子,完成他们的理想。

这个村子是一个特别典型的西南的民居的状态。我们要改的建筑就在这个村,我们做了一系列的调研去看村子的肌理,我们希望设计出来村民是熟悉的并不陌生的,这个房子有一大特点,在正房前面有一个小的院落,当地叫坝子,所以我们最根本、最直接的出发点就是希望把坝子的功能延伸。

因为他们是自发的公益组织,志愿者希望借助这个空间,能够兼顾民宿的功能获得一些收益,以此维持公益活动,同时去帮助当地的村民做一些致富的探索,对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关怀,为在山上徒步的驴友遇到险情时,做一些救援。

整体上,我们希望这个房子能够看到它原本的样子,能看到它被改造之前传统民居的样式,同时在这里面,还能看到新的部分。其实就像你见到你的朋友,你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他年轻或者小时候的样子,也能看到他现在年岁渐长之后的那个感觉。

建筑跟人是一样的,它也有一个自己生长的过程,它最终呈现的不应该是一个完全复古的或者完全现代感的,跟之前没有任何关联的一个形式或者空间,我希望大家,在这里能同时看到它的过去,当下以及未来。

我希望自己的建筑有独特的力量和美感,同时又跟整个环境融为一体,不显得突兀。

柴火墙里面的柴火是实际可以用的,拿着柴火烧水,煮火锅都可以,看着挺像红酒柜的。后来客栈运营了两年,志愿者来了就在上面签字,你爱我我爱他之类的就成了一个很著名的留言的墙面了,木头也没人烧了。

这个项目开始我们更关注如何把高技跟施工的现实做结合,另外在这个项目里我们也是第一次把西方的数字化设计跟中国传统的结构,包括整个地域的关系,跟地域的关系有更多更深层次的思考。

看到这些照片特别的感动,当你漫谈一个建筑,这么艰苦的建成之后能够达到你的预想能够使用,能够帮助到这些年轻人,让这些贫穷的农村的老乡们能够用到这个空间还是挺自豪的。

六、中国联通智慧生活体验馆

我们希望把它做成一个很虚拟的空间,一个玻璃也好,一个实的广告墙也好,一个信息的矩阵进入到室内。

这个就像是sim卡被封存在一个小盒子里面,然后通过一个个矩阵,你进入这个空间,你会感觉是进入到了一个虚幻的空间里面。

手机上的中国联通sim卡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符号。我们每个人都用过不同的号码,每个号码都代表一段故事和一段人生的经历,我们觉得这个是有趣的东西,我们希望把这些故事全部陈列出来,然后给它封存到一个空间里面,这就是我们做整个设计的概念。我们收集了很多废弃的sim卡,然后用这些sim卡去模糊建筑的室内与室外的空间。

七、凤凰谷山顶艺术馆

这个项目在凤凰谷,是我们去年完成的一个建筑的设计。离古北水镇很近。我们当时选址的时候觉得这个建筑一定要能够表达一种大山大水之美,整个地壳的运动以及山势的延续要集中在这个空间,而不是做一个很漂亮的或者是很特别的设计。

我们希望它能够去呈现传统中国了人或者是东方古人对建筑与自然的关系。希望建筑是融入自然的,是跟山水融合在一起的。

老子道德经讲的“物形之,势成之”,要跟整个趋势一致。所以我们用数字化的方式重建整个山地,分析气流的流动,这个流动就是我们抓住“势”的概念,势是东方的很抽象的概念怎么具像化,只能模拟风模拟流动捕捉这个瞬间,然后找到我们的定格,跟地形跟山势完美结合的一个曲线。

这是主立面,入口设计特别有张力,我们不希望它是一个纯写实的疯狂;另外一侧我们希望它能够更内敛,更具有东方的安静,跟自然更融合,更合一。所谓的“范之于山,模之于水”,我们希望这个建筑跟山水相联系。

我们希望它有承载跟山水的关系,承载跟当地地域文化的关系,承载跟长城的关系。对面就是长城的烽火台,建筑随着山势是有起伏的,空间不再是非黑即白的方块的高低,是有变化的,我们希望这个空间给你很多的想象力。

整个项目我们希望,它一定是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精神跟表现,同时是一个现代的空间。

建筑被雪覆盖之后,自然合一的状态就呈现了出来。

我们一直希望把建筑跟自然的关系模糊,你会不知不觉从室外进入到自然当中,也会从自然当中不知不觉进入室内。

总结

我希望我们的设计能够从始至终是一以贯之的,但是每个阶段可以有不同的呈现,每一个设计因为功能不同,运用场所不一样,材料跟具体的呈现形式不一样,但是要保持背后的想法是一致的。

合影留念晚宴现场